73起上市公司控股权转移背后:爱引入国资背景股东

编辑:依正体育 发布于2018-09-16 09:21

(原标题:73起上市公司控股权转移背后:爱引入国资背景股东)

上市公司频发控股权转移

“最近有很多上市公司的董秘在问我们有没有买壳的意愿。”一位华东地方投资平台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同时有很多手握资金的大佬也在开始挑选中意的壳公司。”

伴随着市场的持续下跌和上市公司市值的不断萎缩,在“寻壳”这件事上,各路资金似乎都在蠢蠢欲动。一位江浙上市公司高管告诉记者,目前有银行系资金也愿意接盘上市公司,大概最好市值是在50-70亿元,利润有两个亿的消费医疗类上市公司。

上市公司股权交易的活跃,从今年以来A股市场频频出现的股权转让公告中可见一斑。据经济观察报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9月12日,两市已公示73起上市公司控制权转让公告。“这轮上市公司易主和以前不太一样的是,最近有很多地方国资的人来找我们谈,问我们有没有兴趣‘卖壳’。”一位主板上市公司董秘告诉记者。由于遇到资金问题,这家企业在今年试图通过剥离部分资产来纾解流动性紧张问题,但这项行动却最终被迫告一段落。再加上连日股价下跌,今年近乎腰斩的股价使得这位上市公司高管疲惫不堪。

“壳生意”活跃

2018年以来,在金融降杠杆、上市公司股东股权质押爆仓等多重因素叠加之下,深沪股市频创新低,早年间陡增的杠杆与频繁的资本运作,如今成了上市公司的夺命毒药。不少上市公司面临融资难、融资贵以及由此衍生出的债务难题,相关股东股权转让需求强烈,纷纷开始寻求优势资本接盘。

A股的壳生意于是再次活跃起来。而在这群A股海滩上的拾贝人中间,地方国资作为新兴力量,开始频频出手接盘。在短短几个月内,多地国资接连出手拿下多家上市公司控制权。上述记者统计的73起控股权转让当中,有29起属于国资企业收购控股权的买壳行为。不少收购方是各地方的国有资本运营平台或是国资委,其中,仅深圳国资委就涉及战略入股四家上市公司。

尽管收壳个中原委细节不尽相同,但大体原因则很明确:一方面是因为伴随整体市场下跌,上市公司的市值也在大幅缩水,不少民营上市公司资金链紧张,给国资抄底提供了条件;另一方面则在于,当下国企改革提速,使得国资公司收购上市公司的权限有所放宽。“同时相对来说,目前手握现金比较多的也就是国企和一些地方国资。”上述华东地方投资平台人士表示。

9月11日晚间,梦网集团发布公告称,为响应国家混合所有制改革、优化公司资本结构,拟筹划重大事项,深圳市国资委下属公司拟大比例战略入股公司。

目前,深圳市国资委下属公司已与梦网集团股东达成战略入股意向,拟以支付现金方式购买该公司股东持有的部分股份,或战略增持更多的上市公司股份,最终具体股份数量待定。此次战略入股行为可能导致梦网集团实控人发生变更,该公司股票将自9月12日起停牌。

梦网集团此次虽未披露拟入股的国资企业的详细信息,但近期深圳国资的动作确实不少。

早在8月,深圳国资便已大比例入手科陆电子股权。8月6日科陆电子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饶陆华拟将所持 1.52亿股 (占总股本的10.78%),以10.34亿的价格,转让给深圳国资委全资子公司远致投资,交易均价每股6.81元。后者成为科陆电子持股10.78%的第二大股东,饶陆华持股则降至32.35%。

8月20日,天音控股发布公告称,公司股东深圳市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下称“深投控”)及深圳市天富锦创业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天富锦”)签署《一致行动协议》,公司控股股东变更为深投控,深圳国资委成为公司实控人。

9月10日,怡亚通发布公告称,其控股股东怡亚通控股将上市公司5%股权转让给深投控,转让价格为5.5元/股。此前,早在今年5月,怡亚通控股便已将其所持有的13.3%股份转让给深投控,当时每股受让价格约为6.45元,股份转让总价款为18.21亿元。故在此次股权转让完成后,深投控将持有怡亚通18.3%股权,成为控股股东。

今年以来,像深圳国资委这样接盘上市公司股权的案例并不少见。仅9月10日一日之内,便有怡亚通、环能科技以及英唐智控三家公司先后披露转为国资控股或拟控股。

金贵银业也紧随其后,9月12日,公司公告称控股股东曹永贵与稷业集团签署了股权转让意向协议,拟将其持有的金贵银业股份1.6亿股(占金贵银业总股本的16.7%,占其持有股份的51%)转让给稷业集团,双方同意在正式股权转让协议签署后、股权交割完成之前,曹永贵将其持有的1.6亿股的表决权委托稷业集团全权行使。

若溯源稷业集团,不难发现控股稷业集团70%的中能伟业(北京)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实则是国务院全资控股的四级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