掀“向营销看齐”变革 华帝推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

编辑:依正体育 发布于2018-08-11 10:54

  世界杯期间借势营销,引爆话题的华帝股份(002035,股吧)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帝股份”,002035.SZ),近日推出了其第二期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

  将股东利益、公司利益与员工利益“绑定”后,华帝股份更通过激励计划为公司未来三年业绩定目标。

  华帝股份在世界杯营销活动期间“战绩”不俗。线下渠道总零售额预计达到7亿元以上,同比增长20%;线上渠道总零售额预计为3亿元以上,同比增长30%以上。

  华帝股份的目标已然不限于此。如何在三年后的2020年,推进公司年净利润突破十亿大关?成为华帝股份的经营管理之问。而华帝股份正从管理机制、治理结构上掀起一场“向营销看齐”的变革。

  鼓励对象扩围

  8月3日,华帝股份披露2018年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根据草案,此次激励计划拟授予限制性股票数量1071万股,约占公司股本总额的1.23%。其中,首次拟将964万股授予包括潘垣枝、潘浩标、吴刚等144人,激励对象包括董事、高管以及核心技术、业务骨干。此次限制性股票的授予价格拟为6.81元/股。截至8月9日收盘,公司报收12.55元/股。

  在以市价近五折的价格授予员工时,华帝股份也提出了更高的业绩考核目标。首次授予部分的解除限售考核年度为 2018~2020 年三个会计年度,每个会计年度考核一次,各年度业绩考核目标为:以2017年业绩为基数,公司2018年净利润增长率不低于30%,营业收入增长率不低于15%;2019年净利润增长率不低于69%,营业收入增长率不低于36%;以2017年业绩为基数,2020年净利润增长率不低于111%,营业收入增长率不低于60%。

  2017年,华帝股份实现营收57.31亿元,净利润达到5.27亿元。如此看来,华帝股份此次股权激励计划若要顺利解除限售,必须在三年内促使净利润突破十亿大关。

  值得注意的是,一份华帝股份2018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上审议事项显示,在对2018年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的草案、实施考核管理办法等常规事宜进行审核表决之余,还有一份特别决议事项单独列出,即《关于将实际控制人的近亲属潘垣枝先生作为 2018年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激励对象的议案》。

  公开资料显示,潘垣枝为华帝第六届董事会董事、现任总裁,与华帝创始人之一的潘权枝是兄弟关系,与华帝现任董事长潘叶江为叔侄关系。

  根据自2016年8月13日实施的《上市公司股权激励管理办法》(以下简称“《管理办法》”)的“一般规定”中第八条规定,“单独或合计持有上市公司5%以上股份的股东或实际控制人及其配偶、父母、子女,不得成为激励对象。”

  那么,作为华帝股份实控人潘叶江的叔叔,潘垣枝参选成为华帝股份股权激励计划的激励对象是否合规?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在《管理办法》出台前,上市公司主要依据《上市公司股权激励管理办法(试行)》、股权激励有关事项备忘录1至3号以及2个监管问答等规定实施股权激励。其中,备忘录1号曾明确规定,“对于持股5%以上的主要股东或实际控制人及其近亲属,经股东大会决议通过,可作为激励的对象。”不过,《管理办法》正式实施后,上市公司新提出的激励方案,是按照《管理办法》中的新规定执行的。

  由北京市兰台律师事务所出具的《关于华帝股份有限公司 2018 年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草案)的法律意见书》显示,“本次股权激励计划涉及的激励对象不包括独立董事、监事,也不包括单独或合计持有公司5%以上股份的股东或实际控制人及其配偶、父母、子女。激励对象中,董事必须经股东大会选举,高级管理人员必须经董事会聘任。”

  因此,北京市兰台律师事务所认为,华帝股份本次股权激励计划中激励对象的范围、资格符合《管理办法》第八条的规定。

  华帝股份方面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相比2016年实施的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公司此次激励计划在激励对象方面,激励对象人数增加,涵盖范围更广,包含了更多中层管理人员和核心技术(业务)骨干。

  不过,华帝股份此次激励计划的激励对象名单,最终还是要在8月20日召开的股东大会上审核表决后才能确定。

  变革治理结构

  作为中国燃气灶领域的先行者,华帝股份前身中山华帝燃具有限公司成立于1992年,由中山市小榄镇七位老乡黄文枝、邓新华、潘权枝、黄启均、李家康、关锡源、杨建辉联手创办。

  2012年,华帝股份收购中山百得厨卫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百得厨卫”)。彼时,潘垣枝作为百得厨卫的法定代表、石河子奋进股权投资普通合伙企业(以下简称“奋进投资”)合伙人之一,由此进入华帝公司体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