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士基下调盈利预期 航运市场不确定性因素叠加

编辑:依正体育 发布于2018-08-10 14:28

  本报记者 彭苏平 上海报道

  集运领域龙头老大的一则声明引起整个航运市场的关注。

  近日,马士基宣布调整2018年全年业绩预期,税息折旧及摊销前利润(EBITDA)的预计水平从原来的40亿-50亿美元下调至35亿-42亿美元。相比之下,马士基2017年EBITDA为35亿美元。

  这印证了部分航运机构的预测。此前,德国班轮公司赫伯罗特也发布了类似的盈利预警消息,公司管理层第一季度乐观声称2018业绩能够逐步改善,但如今也将EBITDA下调至9亿-11.5亿欧元。2017年,该公司EBITDA高达10.55亿欧元。

  马士基的预期多少令行业有些意外。航运媒体信德海事网称,作为世界上最大的集装箱航运公司,马士基经常被视为全球贸易晴雨表,与赫伯罗特发布盈利预警不同,马士基下调盈利预期对于整个市场的的影响相对更大。

  这也成为今年集运业,甚至是整个航运市场的缩影:全球经济增长放缓,市场和运价却瞬息万变,油价、汇率等不稳定因素又如影随形——盈利增长,甚至仅仅是盈利,正逐渐成为一件可能却艰难的事。

  燃油价格高企

  根据调整后的EBITDA数值区间,马士基实际会有盈利。而此前对EBITDA的预期超过40亿美元,其带来的实际利润预计高于2017年,即3.56亿美元。这意味着,今年马士基的利润可能难以增长。

  在该份声明中,马士基还初步透露了一些即将于8月17日发布的第二季度财务细节。马士基集团今年第二季度的收入约为95亿美元,EBITDA约为9亿美元;整个2018上半年,马士基集团的收入约为188亿美元,EBITDA约为16亿美元。

  其中,核心业务海运板块(包括马士基航运、汉堡南美等)2018年第二季度EBIDTA为7亿美元。

  但由于相较于去年同期,平均船舶燃油价格上涨了28%,且平均运费下跌了1.2%,因此盈利将会受到影响。

  油价上涨是影响马士基预期收益的重要因素。马士基首席执行官施索仁(Søren Skou)表示:“第二季度,我们的业务在营收、货量和单箱成本方面取得了良好进展,而且业绩比第一季度有所改善……然而,燃油价格持续高企,运价收益无法完全弥补油价增长缺口,因此我们对2018年全年业绩预期做出调整。”

  从全年看,油价仍是一个不稳定的因素。分析认为,美国与伊朗的紧张局势并未缓解,或导致原油出口受阻;中长期来看,主要产油国原油产量保持低位甚至下滑的格局未变,加上美国原油产量增速变缓且有产量下滑的可能,未来油价仍有上涨空间。

  需要指出,航运公司对于燃油价格只能被动接受。事实上,马士基等航运公司今年上半年已经宣布开始征收燃油附加费,以抵御油价上涨带来的冲击,但是实际能够冲抵的数量有限。

  此前,业内有通过降低船速减少燃油使用的方法,但是业内人士表示,当前的航速已经非常低,集运公司控制燃油成本,最终还是要转嫁到客户身上。

  这还不是终结,为了满足国际海事组织制定的2020年关于硫排放的标准,航运公司可以选择的方案之一便是使用更加清洁的“低硫油”,这无疑将进一步增加航运公司的成本。

  不确定因素叠加

  油价仅仅是一个方面。业内的共识是,市场基本面仍处于一个相当脆弱的阶段,而且所承受的不确定性因素非常多。

  马士基在2018年第一季度财务报告中强调,2018年全年业绩的预期会受到很多不确定因素的影响。这些不确定因素会影响运价、燃油价格,此外,由于地缘政治风险引起的汇率变化、贸易紧张局势和其他因素,均增加了业绩的不确定性。

  但目前,局部集运市场不乏好消息。数据显示,国际集装箱运输市场,市场旺季走势良好,6月份上海出口至美西、美东运价分别是1266与2236美元,目前已经分别涨至1877美元和2846美元,分别上涨48%和27%。

  兴业证券(601377,股吧)交通运输分析师认为,美线表现突出的主要原因在于,一方面旺季运输需求强劲,另一方面受中美贸易摩擦影响,部分船公司继续调整航班计划,运力规模有所下降,特别是美线上海港多数班次满载,运价继续上涨。

  宁波航运交易所的数据也显示,在增量需求的支撑下,航线装载率保持高位,订舱价格维持前期涨势。7月,南美西航线指数平均值为918.5点,较上月上涨35.5%。

  不过宁波航交所同样表示,随着货量增速放缓,供需矛盾开始凸显,加之价格已处于较好水平,7月下旬航次的订舱价格又出现明显回调,且整体运价水平尚不及去年同期,下跌约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