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农商银行信用卡业务纠纷频繁,因信用风险被监管

编辑:依正体育 发布于2018-08-10 13:38

(原标题:厦门农商银行信用卡业务纠纷频繁,因信用风险被监管)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时隔六个月,厦门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厦门农商银行)于6月11日再次提交申报材料排队审核。

而前有青岛农村商业银行和浙江绍兴瑞丰农村商业银行的上会前被取消,则无疑对排队上市的其他银行增加了危机感。

对于厦门农商银行,危机则在于“萧墙”之内。该行资产总额虽已破千亿,贷款业务也得以发展,但营收净利润却双双陷入负增长的尴尬境地。随着不良贷款的增加,信用卡及透支项目快速发展的背后也暴露出了种种矛盾,信用卡纠纷的文书纷至沓来。厦门农商银行存在有效的跟踪管理措施、绩效考核和追偿机制以及存在信用风险,受到相关部门的监管。

资产破千亿

营收净利双双负增长

厦门农商银行自2012年改制以来,业务迅速扩张,发展势态良好,2017年被中国银监会评为“全国农商银行标杆银行”,2018年英国权威杂志《银行家》将其排在全球1000家银行中的第632名。

2012年,厦门农商银行改制后,经过数年的发展,资产规模破千亿。

2013-2017年,厦门农商银行的资产总额分别为384.08亿元、617.71亿元、921.60亿元、1,147.98亿元、1,274.92亿元,同比增长58.23%、60.83%、49.20%、24.56%、11.06%,资产规模呈增速放缓态势。

不过,厦门农商银行的资本充足率超过《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试行)》的监管要求。

2014-2017年,厦门农商银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0.22%、10.62%、11.13%、9.79%,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0.22%、10.62%、11.14%、9.8%,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2.65%、12.68%、14.43%、12.71%。

有道是兜里有钱,心里不慌。资本充足率托底,厦门农商银行的贷款额也断增长。2014-2017年,厦门农商银行的贷款总额分别为201.63亿元、268.95亿元、355.23亿元、414.63亿元,同比增长25.5%、33.39%、32.08%、16.72%。其贷款在厦门地区占比4.52 %,甚至打败了很多大型商业银行。

贷款业务是银行最主要的收入来源。2014-2017年,厦门农商银行的利息净收入分别为5.56亿元、24.96亿元、26.70亿元、30.43亿元,同比增长-31.44%、348.92%、6.97%、13.97%。
然而贷款业务的增长,却未能助力营收净利,厦门农商银行的营收净利双双步入负增长的尴尬境地。

据公开数据统计,厦门农商银行2014-2017年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2.43亿元、19.35亿元、28.34亿元、30.56亿元、29.82亿元,同比增长55.67%、46.46%、7.83%、-2.42%;2014-2017年净利润分别为6.7亿元、9.09亿元、10.18亿元、10.07亿元,同比增长48.89%、35.67%、11.99%、-1.08%。

事出反常必有妖,厦门农商银行存在的管理混乱和信用审核不健全的问题,更值得关注。

信用卡业务纠纷频繁

信用风险被监管

近几年,商业银行的不良贷款增多已成为常态,厦门农商银行也是如此。

2014-2017年,厦门农商银行不良贷款金额分别为2.87亿元、3.76亿元、4.87亿元、5.62亿元,同比增长-1.03%、31.12%、29.53%、15.61%。

其中,厦门农商银行2015-2017年的逾期贷款分别为7.4亿元、6.86亿元、7.31亿元,其中逾期三个月以上的占比为48.44%、60.72%、57.65%,有着较高的比例。

个人贷款是厦门农商银行的主要组成部分,而除了经营贷款,信用卡及透支项目就是其中的“中流砥柱”了。2015-2017年信用卡及透支额分别为39.49亿元、50.69亿元、70.09亿元,2017年一年净增了近20个亿,同比增长了38.27%。

而这背后是否有相应的风控保障呢?

据闽农信办[2015]211号文件,福建省联社对厦门农商银行提出了监管意见,厦门农商银行存在贷记卡业务方面存在缺乏自行贷后跟踪管理措施、缺乏有效的绩效考核和追偿机制等问题。

由于对信用审核的懈怠,厦门农商银行频繁地陷入了信用卡纠纷的风波中。

据《壹财信》统计,截止到目前,2018年有233封关于信用卡纠纷的文书,2017年有1021封有关信用卡纠纷的判决书和裁定书。

据厦银监发「2017」33号文件《关于下发厦门农村商业银行2016年度监管意见书的通知》,厦门银监局对厦门农商银行提出了意见,厦门农商银行存在信用风险,不良增长压力大,异地贷款增速占比高、联保贷款化解压力大等问题。

对于被消过会审核的两家农商行,恒丰银行研究院研究员杨芮表示,两家农商行被取消上会审核,可能与其公司治理水平、资产质量两方面的原因有关,折射出当前我国农商行在发展过程中面临的主要挑战。

而厦门农商银行如何成功闯关上市,还需要在风控治理方面下功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