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又惹祸?北大未名集团“喋血”科兴生物

编辑:依正体育 发布于2018-08-06 21:54

  如果你的孩子在北大读书,你会向学校举报他考试作弊吗?

  未名医药董事长,面对上市公司不断下滑的业绩,以及失去掌控的“孩子”——北京科兴,选择了“大义灭亲”。

  “现在的状况就像保姆带孩子,尽管保姆辛辛苦苦把孩子带大,可最后孩子成材了,保姆能说孩子是她的吗?”在采访中,上市公司未名医药(002581,股吧)(002581.SZ)董事长潘爱华不止一次拿这个说法举例。

  上面所说的“孩子”全名叫北京科兴生物制品有限公司(下称:北京科兴),成立之初就推出了我国第一支甲型肝炎灭活疫苗孩尔来福,填补了国内空白,后又成功研制出中国第一支人用禽流感和全球第一支SARS病毒灭活疫苗

  北京科兴的上层公司除了之前提及的未名医药(持股26.91%)外,还有已在纳斯达克上市的科兴控股(N:SVA)。

  日前,未名医药在业绩修正预告中称,由于“北京科兴仍拒绝提供近期财务报表”等原因,公司上半年业绩将修正为同比下滑97%至56%。

  这已经不是未名医药第一次宣称受到北京科兴拖累了。

  自去年科兴控股私有化之争爆发以来,北京科兴在未名医药眼里就像个失控的“孩子”。在“文斗”和“武斗”都不见起色后,潘爱华已实名向相关的15家单位呈报了关于北京科兴原总经理尹卫东涉嫌身份造假、行贿犯罪、职务侵占犯罪等材料。

  争斗未果,相互诉讼

  时光回溯到4月17日,未名医药发布公告称,由于北京科兴拒绝向本公司提供2017年度财务数据及资料,致使公司聘请的审计机构无法入场审计,故延期披露年度报告。

  对于上述说法,北京科兴媒体事务负责人刘沛诚对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表示冤枉,“

  我们向未名方面提交了财务数据,但对方不相信数据是真的。”

  双方各执一词,矛盾升级到出现直接冲突。在随后未名医药“寻求真相”、试图进入北京科兴位于北京市海淀区和昌平区的两大厂区时,双方人员都发生了现场冲突。

图片来源:未名医药方面提供

 

图片来源:未名医药方面提供

  其中4月份的那次是在白天,监控视频显示,近百人踩断北大生物城门卫处的起落杆,掀翻电动伸缩门,浩浩荡荡奔向北京科兴办公大楼。在众人的推搡中,办公室楼大门被挤碎,一位员工躺倒在碎了一地的玻璃渣上。

  还有一次现场直接冲突发生在5月19日凌晨。当时,北京科兴公司上地厂区(位于北大生物城园区内)和昌平厂区均遭到多名人员冲击,导致北京科兴公司人员受伤,办公设备、财务资料受损。

图片来源:北京科兴提供

 

图片来源:北京科兴提供

  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近日在北京科兴上地厂区进行实地走访时看到,在上地西路39号北大生物城门口,分别张贴着《关于制作工作胸卡进入生物城的说明》和《关于生物城各单位统一办理工作胸卡的通知》两份文件。

图片来源:野马财经独家拍摄

 

图片来源:野马财经独家拍摄

  这两份文件旁边则放置着一块未名集团的公告牌,上面简要陈述了4月19日北京科兴发生的现场冲突,以及强调“未名医药董事长潘爱华是北京科兴唯一代表公司行使公司权利的人。”

  尽管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潘爱华一度否认办理胸卡是现场冲突之后的衍生措施,但是在上地北大生物城里,未名医药的主楼和北京科兴办公区仅相隔不到500米。

  在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对北京科兴办公楼现场状况进行拍摄时,一位白衣男子出面制止,并询问“你们是未名那边的人吗?”。

  也就是说,在两次现场冲突发生后,未名医药与北京科兴仍然处于相互对立的状况。

  据相关人员透露,未名医药董事长潘爱华因为涉及上述冲突,曾被执法部门扣留接近18个小时;尹卫东也面临尴尬的局面,曾在5月的一个夜晚试图进入北大生物城里的科兴办公区,被保安以要求拍照验明身份为由拒之门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