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全聚德渐失民心 消费者流失如何撑起下一个百年

编辑:依正体育 发布于2018-08-06 17:44

(原标题:百年全聚德渐失民心,消费者流失如何撑起下一个百年)

近日,全聚德因收取10%的服务费被推上“风口浪尖”。蓝鲸产经记者致电全聚德客服人员,对方表示星级店有溢价10%的权利。记者随后从全国价格举报平台获悉,服务费在消费小票上“明码标价”,实际收取费用与小票费用一致的情况下,收取服务费属合理范畴。

业内人士表示,虽然属于合理收费,但是全聚德10%的服务费不仅没有使消费者体验到舒服的服务,更让消费者出现抵触心理,是一种“失民心”的行为。从高端餐饮“神坛”跌落的百年老字号全聚德,在注重消费者体验的今天,如同没落的“贵族”,倔强的保持“贵族”价格,与消费者渐驰渐远。

行业影响下的举步维艰

中华老字号全聚德,创建于1864年,历经沧桑百年,走过晚清、民国、新中国三个重要历史时期。作为北京烤鸭的代表,全聚德"全鸭席"曾多次入选国宴,并于2007年成功登陆A股,成为首家A股上市的老字号餐饮企业。

上市之初,全聚德凭借“国宴”的标签一路高歌,伴随着高昂的定价,走高端餐饮服务路线的全聚德业绩也是直线上升,尤其是2011年,营收由13亿元猛增34%至18亿元。

但在2012年中央“八项规定”出台后,国家禁止铺张浪费,政府官员高端消费风气遭到遏制,高端消费服务业受到沉重打击,全聚德也遭遇巨大的冲击和挑战。雪上加霜的是,2013年“禽流感”爆发,对餐饮行业造成严重影响。双重压力下,全聚德2013年营收净利双降。随后的几年,全聚德的营收也一直徘徊在18亿—19亿之间。2017年全聚德归股净利、扣非净利、人均消费及上座率更是出现2.57%、5.68%、3.97%、2.21%的下降。

对于业绩增长放缓的原因,蓝鲸产经记者向全聚德相关工作人员发去采访函,但是截至发稿前,并没收到任何回复。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对蓝鲸产经记者表示,全聚德的业绩下降,一方面是受到整体消费环境的影响,另一方面受近几年网红餐饮高速发展的冲击。

中国烹饪协会也曾经指出,当前大众化餐饮突显出强劲的市场需求,能够成功挤掉高端餐饮,其经济实惠、方便快捷的特点越来越得到市场的认可和欢迎。此外,发达的互联网也成为大众餐饮获得消费者的一大因素,自 媒 体的爆发让很多小品牌有了亲自跟消费者接触的机会,消费者会发现他们身边其实有很多选择。

业内人士表示,政策高压、“天灾人祸”、竞品层出的大环境,对“固步自封”的全聚德并不“友好”。全聚德产品老化严重,靠烤鸭单品很难支撑,必须挣脱市场环境的束缚,从自身上彻底“年轻化”。

对此,全聚德方面亦未有所回应。

老树难穿新衣

事实上,全聚德曾尝试挣脱国企这个“原生家庭”的影响。

2015年,百年老字号全聚德尝试拥护互联网,与重庆狂草科技有限公司(下称“狂草科技”)合力打造“互联网+餐饮”模式的烤鸭外卖平台“鸭哥科技”,随后于2016年在北京上线,但是2017年中期鸭哥科技就因“未达到经营预期”被停业。

前宅食送CEO、餐饮老板内参副总裁穆杨对蓝鲸产经记者透露,狂草科技在重庆本地做的非常好,但是与全聚德合作后,却不尽人意。

蓝鲸产经记者查询资料获悉,狂草科技旗下外卖平台“加班狗”深受本地用户欢迎。截至2016年12月底,累积用户过百万,复购率达到42%,客单价230元,是普通餐饮外卖的10倍,成为“客单价最高的外卖品牌之一”。而全聚德财报显示,2016年鸭哥科技亏损1344万元。

穆杨告诉蓝鲸产经记者:“鸭哥科技的高层领导为全聚德财务总监徐佳(曾任长城饭店财务部中方财务总监、北京首都旅游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计划财务部职员、东来顺集团财务部部长、东来顺集团总会计师),一个新兴的互联网产品,让一个观念保守的国企高管去领导,势必很难实现成功”。

业内人士表示,国有企业在资本、政策、人才等核心竞争因素上具有先天优势,但是互联网创新和求变的特性和国企求稳风格有明显冲突。因此此前终止收购汤城小厨、股东IDG发布减持公告在一定程度上都被解读为:全聚德是国企,为实现不让国有资产流失,不敢大胆尝试。

只不过,此说法并未得到全聚德方面的认可。

放不下的身段

“年轻化”的尝试在理念上以失败告终,在行动上亦不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