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晨生态实控人卖股“求生”:负债持续增长 46亿存货埋隐患

编辑:依正体育 发布于2018-09-10 16:13

  【财联社】(记者 黄一灵)近日,美晨生态发布公告称,为推动公司业务发展,公司实控人张磊拟引入战略投资者,转让1.45亿股(占总股本的10%)给潍坊城投集团,转让价格为每股6.201元(较公告当日收盘价6.89元折价10%),总价款9.01亿元。股权转让完成后,潍坊城投将成为美晨生态第二大股东,张磊仍为公司实控人。

  财联社发现,引入战略投资者或许只是张磊折价转让的表面说辞。数据显示,美晨生态现金流状况并不理想,连续三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呈净流出状态,同时,应收账款、存货、有息负债等财务数据不断增加。

  当下,市场流动性紧缩,以PPP业务为主的美晨生态未来若资金链出现问题,将有可能爆发债务问题。如此看来,美晨生态实控人将具有国资背景的潍坊城投拉入公司阵营,更是为了长期“输血”,但这一招是否有用还有待市场验证。

  已完工未结算金额高达42.9亿元

  美晨生态,于2011年6月上市,主业为园林绿化与汽车,属于园林工程行业。在刚发布不久的2018年半年报中,公司净利润为3.10亿元,同比增长30.74%。

  净利润看似靓丽,其实背后早已暗流涌动。

  数据显示,2011年以来,美晨生态仅有2013年和2014年两个会计年度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正,其余年份都是净流出状态。

近三年来,流出状况更为严重,2015-2017年,公司营收净利润均大幅增长,但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却流出7.829亿元,2018年上半年再度流出1.276亿元。

  近三年来,流出状况更为严重,2015-2017年,公司营收净利润均大幅增长,但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却流出7.829亿元,2018年上半年再度流出1.276亿元。

  经营现金流量为负,说明公司的主营业务并没有为其带来现金流入,在金融去杠杆大背景,现金为王,企业的现金流比利润更重要。

  那么,在营收净利润同步增长的状态下,经营现金流为负的问题出在哪里?

  财联社翻阅财报得知,近年来公司存货猛增。自2014年二季度到2018年二季度,4年内,公司存货从不到1亿元骤增至46.01亿元,幅度高达46倍。

不过,美晨生态的销售貌似并没有跟上生产,2014年Q2以后,其存货周转率一路走低。截至2018年Q2,存货周转率仅为0.18,而2014年Q2这一数据为1.15。

  不过,美晨生态的销售貌似并没有跟上生产,2014年Q2以后,其存货周转率一路走低。截至2018年Q2,存货周转率仅为0.18,而2014年Q2这一数据为1.15。

在经营现金流连续三年净流出的情况下,美晨生态“扩大生产规模,囤积存货”的行为可谓激进。美晨生态表示,存货大幅增加的原因主要是期内合并范围变动增加及本年度新增PPP及其他工程项目发生的已施工未结算金额所致。

  在经营现金流连续三年净流出的情况下,美晨生态“扩大生产规模,囤积存货”的行为可谓激进。美晨生态表示,存货大幅增加的原因主要是期内合并范围变动增加及本年度新增PPP及其他工程项目发生的已施工未结算金额所致。

  数据也的确如此,建造合同形成的已完工未结算资产近来一直是美晨生态存货中的“大块头”,截至2018年Q2,该项金额为42.90亿元,占存货的比例为93.24%,占流动资产的64.87%。

  财联社发现,这些工程项目主要来源于市政类园林工程项目,审计结算流程较慢,回款周期较长,企业前期需大量垫付工程款。

  若项目回款情况恶化,公司将会产生资产减值损失。美晨生态也在财报中承认,如果下游地方政府和房地产商资金紧张,将影响到工程款的回收,甚至可能导致坏账的大幅增加。

  此外,美晨生态的应收账款也在逐年上升,从而导致计提的坏账准备增加。数据显示,公司在2018年Q1、Q2的资产减值损失占比分别为1.19%、-0.42%,分别同比提升 2.08%、-0.14%,资产减值损失占比提升主要系报告期内应收款项增加而计提的坏账准备增加所致。

  有息负债20亿 VS 可用资金2.68亿

  除经营现金流外,美晨生态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也是持续净流出状态,从2007年至今,仅有2016年Q2一个季度为正。

经营与投资现金流差,公司自然靠外部融资补血。

  经营与投资现金流差,公司自然靠外部融资补血。